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二里头考古遗址,能够支撑起中华文明“中原中心论”吗?_人文频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20-09-19 03:02

(作者:赵辉)2019年10月国家投资的二里头遗址博物馆,在学术界与社会的一片争议声中,以地方命名的“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”挂牌开放营业,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。

二里头遗址为1959年徐旭生在踏查夏虚的工作中所发现,并被徐旭生判明为商时期文化遗址。但随着对二里头遗址考古工作的进行,二里头考古遗址经过碳14的年代测定为公元前1740年-公元前1540年,二里头一、二、三、四期存在三种观点:一、二、三、四期全部为商文化遗址;一、二期为夏文化遗址,三、四期为商文化遗址;一、二、三、四期全部为夏文化遗址。

学术界围绕二里头遗址及黄河河洛地区,先后产生了““中原中心说”(如夏鼐、安志敏等,香港内部透密三肖精准香,盛行于1950~1970年代)、“满天星斗说”(苏秉琦,1970年代以来)、“中国相互作用圈说”(张光直,1980年代以来)、以中原为中心的“重瓣花朵说”或“多元一体说”(严文明,1980年代以来)、“以中原为中心的历史趋势说”(赵辉,2000年以来)、“新中原中心说”(张学海,2002年)等等”(许宏)。不论哪种学术、观点,都无法诠释中华文明的形成与发展历程,都存在其无法完美全面体现中华文明的丰富内涵。学术界在中华文明探源方面的工作,目前仅仅停留在学者学术观点之间相互辩驳阶段,在学术观点的否定之否定之间推陈出新。当这些观点学术无法解决夏问题的时候,一种新的学术“夏文化不是没有发现,而是怎么识别”的观点也应运而生。

夏文化已经发现,只是现在这些学者无法识别!这让研究一辈子中国历史的中国考古人情何以堪?原来一百年来,这些考古大师对夏文化是什么都一无所知,夏文化放在他们面前、写了许多学术论文的大师,一直在盲人摸象。呜呼哀哉!

本篇编辑:admin